一级黄片

  •   首页 » 学生校园 » 【情色浮世绘─舞】【未删节全本】【作者:路人】

      【情色浮世绘─舞】【未删节全本】【作者:路人】

        情色浮世绘─舞


        作者:路人

        ※※※※※※※※※※※※※※※※※※※※※※※※※※※※※※※※※※※尼姑思凡(昆曲)  明 无名氏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

        只因俺父好看经;俺娘爱念佛。

        暮礼早参,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礼佛。

        生下我来疾病多,因此把奴家舍入在空门为尼过活。

        与人家追荐亡灵,不住的口念弥陀。

        只听得钟声法号,不住手的击磬摇铃,擂鼓吹螺。

        平白地与那地府阴司做工课。

        密多心经都念过,孔雀经,参不破。

        唯有莲经七卷最难学,咱师父在眼里梦里都叫过。

        念几声南无哆佛但哆萨嘛呵的般若波罗。

        念几声弥陀,恨一声媒婆。

        念几声娑婆呵,嗳!

        叫一声没奈何。

        念几声哆但哆,怎知我感叹还多。

        越思越想反添愁闷,不免到回廊下散步一回,多少是好。

        (走到五百尊罗汉旁边,一个个塑得好庄严也。)又只见那两旁罗汉塑得有些傻角。

        一个儿抱膝舒怀,口儿里念着我;一个儿手托香腮,心儿里想着我;一个儿倦眼半闲,朦胧的觑着我。

        惟有布袋罗汉笑呵呵,他笑我,时光挫,光阴过。

        有谁人,有谁人,肯要我这年老婆婆!

        降龙的,恼着我;伏虎的,恨着我。

        那长眉大仙愁着我,说我老来时有甚幺结果。

        佛前灯前,做不得洞房花烛;

        香积橱,做不得玳筵东阁;

        钟鼓楼,做不得望夫台;

        草蒲团,做不得芙蓉软褥。

        啊呀!天啊!不由人心热如火,不由人心热如火。

        奴把袈裟扯破,埋了藏经;

        弃了木鱼,丢了铙钹。

        从今去把钟楼佛殿远离却,下山去寻一个年少哥哥。

        凭他打我骂我,说我笑我。

        一心不愿成佛,不念弥陀,般若,波罗。

        ※※※※※※※※※※※※※※※※※※※※※※※※※※※※※※※※※※※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二……”响亮的数拍声几乎压过音乐。

        颜雅婷香汗淋漓地踩着轻快的舞步,急速地转动着,然后把身体拱出一个高难度的End动作。

        江老师递给颜雅婷一瓶矿泉水,一边回转音响里面的录音带;一边指正地说:“刚才这一段,从第五小节起,你的眼神表情不够……”江老师不禁有点微愠道:“…我说过好几次了,你的动作可以,但是眼神怎幺都做不出来?…我做一次给你看…注意我的眼神表情!”

        江老师重新播放音乐,然后翩然起舞,紧身的舞衣裹着曼妙的身材,显得玲珑有致。江老师名小薇,今年三十七岁,是爵士舞界的佼佼者。或许是舞蹈的关系,让她的身材从不因年龄的增加,或生育过而走样。

        颜雅婷今年刚满十八岁,她从七岁开始就跟着江老师学舞。这些年来江老师尽其所能的教导,让她可说是尽得真传。所以当江老师编好这出“思凡”的新舞曲要发表时,舞者的第一人选当然是颜雅婷。

        江老师的这一段舞蹈,正是描述着一位尼姑在思春之际的心神煎熬。她的灵感是来自昆曲里的“尼姑思凡”,这一出戏可说是她毕生所学的精华,因此他对于这次的公演,抱着既谨慎又执着的态度。

        颜雅婷感到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舞出老师的新作;只是老师所说的“眼神”

        却是她惟一无法突破的瓶颈。就这样,有好几回颜雅婷在心烦之余,激动得几乎想放弃她最爱的现代舞。

        “…看着我的眼神……”江老师的喊叫声把颜雅婷飞驰的思绪叫醒。颜雅婷凝神地看着。

        只见江老师舞姿轻盈地在做着一个屈腿、转身莲坐的动作,看得颜雅婷几乎脱口叫好。曼妙的舞姿及表情,把一位怀春的少女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她那既黠慧、天真又带着忧怨、无奈的眼神,还含着一种勾人魂魄的娇媚,让人看了由不得产生疼惜、爱怜之意。

        音乐结束了!江老师保持着最后的那个动作不动。她满意自己的表现;可是,她好想哭,因为似乎没有人能替代她,让她有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

        颜雅婷也想哭,她觉得这辈子永远无法做得像老师一样好,或者,像老师的一半……

        ※※※※※※※※※※※※※※※※※※※※※※※※※※※※※※※※※※※颜雅婷低着头,失魂落魄地走出舞蹈教室的大门。

        “嗨!雅婷,我在这里!”毕文豪跨在机车上向颜雅婷挥手。

        毕文豪年龄只大颜雅婷几个月,是她的男朋友。自从认识后的半年多来,颜雅婷每次的练舞,毕文豪总是风雨无阻地来接她回家,当然,有时候也会先一起去逛街、看电影……

        颜雅婷神色凝重、一语不发地跨上机车后座。毕文豪递给她一顶安全帽,关心地问:“怎幺啦!又挨老师骂了吗?”

        颜雅婷刚一摇头,就觉的委屈难忍,不由己地趴在毕文豪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颜雅婷的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不但让毕文豪手足无措,也让他受宠若惊。

        虽然,他俩交往半年多了,彼此的感觉也不错,可是颜雅婷跟毕文豪最亲热的动作,也只不过牵牵手、手搭着肩并坐而已。好几次毕文豪想趁机抱抱她,但是都被颜雅婷很婉转的回避了。

        在颜雅婷的思想里,认为男女亲热的拥抱,或者是亲嘴,是羞耻的事,尤其是假如让人看见了,真会让她羞得无地自容。而毕文豪也了解颜雅婷的个性,知道她很在意别人有意或无意投来的眼光,更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或评语。

        所以,颜雅婷跟毕文豪“保持距离”、所以,她难以忍受不能突破舞蹈的瓶颈……这些毕文豪都知道,可是毕文豪并不在乎跟她没过比较亲热的动作,他想着:“或许还不到那种程度吧!”而且,毕竟跟她在一起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

        或许,这就叫“纯纯(蠢蠢)的爱”吧!

        以往,颜雅婷坐在后座,总是以双手扶着毕文豪的肩膀,一方面保持平衡与身体的间距,一方面防止煞车时丰满的胸部会“撞伤”他。而现在,颜雅婷竟然把脸埋靠在毕文豪的肩膀上,这是第一次双方从未有过的近距离,难怪毕文豪会手足无措、心乱如麻,一副木头人的模样,连一句安慰的话也不会说。

        毕文豪呼吸着带有淡淡发香的空气,让他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竟然是这幺美好,他似乎忘记正在伤心的颜雅婷,而默默的期盼着时间永远就停顿在这一刻。毕文豪闭着眼睛,仿佛沉醉在爱的世界里,手掌不由自主地轻轻拍着颜雅婷的肩背,表示着无限的爱怜之意。

        颜雅婷的背部被毕文豪一拍,才突然惊觉自己的失态,随即抬头,紧张的看看四周是否有人在看她们。颜雅婷轻轻地捶打毕文豪的胸膛,低着头的脸颊已涨红得像六月桃花;毕文豪也搔头干笑着掩饰彼此的尴尬。

        毕文豪看着破涕为笑的颜雅婷,提议说道:“我带你去兜兜风、散散心,好不好?”

        颜雅婷觉得过路的人,好像个个都投来嘲笑的眼光,让她极不自在地只想立刻逃离现场。所以,颜雅婷轻轻的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刚刚毕文豪身上的异性体味,一直萦绕脑海里挥之不去,内心如潮地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甜蜜。

        “噗~~~~”机车呼啸而去,消失在街上的灯海。路上,没人留意他们的存在、离开……

        ※※※※※※※※※※※※※※※※※※※※※※※※※※※※※※※※※※※上阳明山的仰德大道,在“台湾神学院”附近,是一处俯瞰台北市夜景的最佳定点。每当夜幕低垂,或合第光临、或三五好友、或成双成对,总是聚在这里赏景聊天,热恋中的男女有的甚至还待在那里通宵达旦呢。

        刚过晚上十点,“没事”的渐渐离开了,剩下来的大部份是对对的情侣,在黑暗的角落里或窃窃私语、或轻细嘻笑、或发出不知是甚幺声音的声音……毕文豪与颜雅婷选了一处山腰的矮丛下,并肩席地而坐,眼前便是一片宽阔的视野,两旁及身后的树丛却成了绝佳的屏障。夜空的星光与明如白昼的市街,形成一副悠闲与忙碌的对比,让人由不得有一种“禅”的省思。但是,没有哪一对恋人会放弃正忙碌中的“工作”,而去面对这种省思。

        颜雅婷眼光的焦距放在无限远,脑海里思潮汹涌的是老师的舞蹈、将要面临的演出考验……还有刚刚那种在毕文豪肩上的那种异样感觉与激荡。这时,她开始对“尼姑思凡”里小尼姑的感受,似乎有一种朦胧又难以捉摸的领悟。

        毕文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表面上也好像在欣赏夜景,事实上却是不时地在偷看着颜雅婷。而且,附近黑暗中隐约传来引人遐思的声响,更是让他如坐针毡、心神不宁。毕文豪慢慢抬起微颤的手,试探地搭上颜雅婷的肩上,他觉得自己血液急流、心跳剧遽、手心冒汗……

        当毕文豪的手轻轻搭在肩上时,颜雅婷不禁微微一震,远驰的思绪立即为之中断,才发觉自己已半靠在毕文豪的胸前。或许是隐密的环境让她宽心;也或许是内心又泛起激荡的情绪,这次颜雅婷并没有拒绝毕文豪的拥抱,她只是象征性地微微挣扎一下,便遮羞似地把头埋在他宽厚的胸膛。

        扑鼻而来的,又是那种令人迷醉的发香。毕文豪轻轻地吸着,更情不自尽地低头亲吻着颜雅婷乌柔亮丽的秀发;出汗的手掌也仿佛不受指挥,独立行动地在她的背上游动起来。

        颜雅婷脸颊贴着毕文豪的胸膛,耳际传来急促强劲的心跳声,每一声都仿佛是试图要敲开长久紧闭的心扉,而她也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也有一种浓烈的欲望在回应着,更此长彼消地压抑着她那种属于少女的矜持。毕文豪似乎是受到颜雅婷沉默的鼓励,怀着忐忑又兴奋的心,渐渐地把嘴唇移到她的后颈上。

        “嘤~”颜雅婷轻声的娇哼着。火热的双唇印在冰冷的颈上,带给她极激烈的心灵悸动,她从没想到,这幺让人觉得羞耻的动作,竟然会让人感到如此的甜蜜。

        颜雅婷沉醉了!

        毕文豪带着浓浊、急促的呼吸,以嘴唇在颜雅婷的脸颊上探寻着。当四片热唇接触的一霎那,两人的脑海里都有一种忽然爆开来的感觉;一种天旋地转的晕眩。

        也许,就算山崩地裂发生在他俩面前,他们也会无动于衷的,因为,似乎没甚幺事会比他们内心的震撼更甚了!

        心灵深处爱与欲的情绪持续地在滋长,使得颜雅婷贴着胸揉动双乳的动作,丝毫没有淫荡、猥亵的意味;而毕文豪把手伸进裙子里,抚摸着大腿的动作,也不会让颜雅婷感到他行为轻薄、邪恶。虽然,事情的发生有些突兀,但事情的发展却是那幺地自然而美妙。

        亲吻,似乎没有标准的程序与动作,也许,局外人看着当事人笨拙的动作会觉得可笑,但只要双方都能融入在情绪中,就能把俩人的心灵合而为一。毕文豪与颜雅婷双双都是情窦初开的“生手”,虽然没有优雅的动作,使得牙齿户撞、津液肆流……但是彼此的情感却已经达到升华的境界。

        爱抚,也似乎没有标准的程序与动作,只是随着彼此内心的需要,自然而然地做了。颜雅婷一面昂首接受源源的津液,一面把手伸进毕文豪的上衣里,上下抚摸着他的背。毕文豪轻压着斜卧的颜雅婷,把大腿贴着她双腿根部的柔软处,手掌却隔着薄薄的内裤,抚摸着她丰腴的臀肉。

        毕文豪移动身体,换个姿势,一面把嘴唇移向颜雅婷的胸脯上;一面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颜雅婷刚刚稍懈地呼了一口气,随即因胸乳被亲舔;私处被侵袭,而有一股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觉,让她受到极激烈的震撼,虽然尽力地压抑着情绪,但仍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毕文豪既疯狂又鲁莽地用脸颊、鼻头、牙齿…在颜雅婷的胸脯上胡乱磨蹭着,把她的胸衣推离丰满的乳房,或亲舔、或轻咬地逗弄着胀硬的乳尖;手指也忙碌地压揉着长着稀疏绒毛的嫩肉,触手处滑腻的湿液,无形中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颜雅婷只觉得体内仿佛有千虫万蚁在啃咬、蠕动;又仿佛在体内有一股熊熊烈火,正无情地四处漫延着,使得她无意识地呻吟着、扭动着。

        全身热烫的颜雅婷突然觉得,原本是为了遮羞或美观的衣服,却变成一种令人难受的束缚与累赘。因此当毕文豪试图扯下她的内裤时,她竟欣然地悬浮着腰臀,让内裤顺利地离开身体。

        毕文豪的大手掌整个贴在颜雅婷的阴户上,反凸的指关节正紧压着阴唇细缝上的阴蒂。毕文豪虽然是轻轻地揉着,却带给颜雅婷极激烈的震撼,让她不禁一阵又一阵的寒颤起来。颜雅婷稍有一点羞怯,却也舍不得这种美妙的感觉,而没拒绝毕文豪的挑弄。

        毕文豪得寸进尺地把中指一曲,勉强地滑入密洞口,他的手指很敏锐地感觉到洞口的狭窄、洞内的豁然开朗、阴道内的那种湿热,还有一股吸吮般的蠕动。

        “啊…不要……”微微的刺痛与不适,让颜雅婷紧张得抓着毕文豪的手臂,企图阻止他,但手指在阴道里压揉的快感,随即让她有一种搔着痒处的舒畅。“嗯…唔…”颜雅婷扭动着下身,似乎在指点她的痒处,而阴道里却在不知不觉中汨流出更多的黏液。

        毕文豪觉得的手指活动的动作,因为湿液的润滑,而越来越顺畅,不由自主地加快进出或揉转的速度,使得颜雅婷的轻吟跟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这种充满挑逗、性感的呻吟,使得毕文豪再也无法按捺住激动的情绪,而迫不及待地把颜雅婷的裙子一掀,便压伏在她身上。

        毕文豪不知何时就把胀硬的肉棒解放出来,使得压伏在颜雅婷身上的同时,那猩红的龟头也正抵顶住她的蜜穴口。颜雅婷觉得下体有一根硬胀、火热的东西,正挤开两片柔软的阴唇,缓缓地向阴道口推进。

        当颜雅婷意会到那是一根男性的阳具时,不禁一阵无地自容的羞愧,正想保持一点矜持而拒绝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阵锥心的刺痛突如其来地传自下体。

        “啊!痛…不要…呜…不要…”颜雅婷几乎失声惨叫,激烈地缩身、挣扎。

        毕文豪虽被颜雅婷这一串动作惊醒不少,但高张的情欲似乎让他已是骑虎难下了,慌忙中随即更使劲的抱紧她,并且用嘴封住她的嘴,而保持着龟头卡在阴道口的姿势不敢乱动。心慌意乱的毕文豪,只得喃喃地说着:“…雅婷…我爱你…雅婷…我爱你…我爱你…”

        也许是这些轻声细语仿佛有催眠作用;也许毕文豪不在挤进肉棒,让她的刺痛减轻。颜雅婷激烈的挣扎竟然渐渐缓和下来,而伴随而来的是滚滚的热泪,不知是因刺痛难忍而哭泣;还是失去保贵的贞操而伤心;或者……毕文豪怜惜地舔拭着颜雅婷脸颊上的泪痕,似乎是为自己的鲁莽侵犯而道歉;也似乎是在恳求不要就此结束这段方兴未艾的情欲。而毕文豪这种柔性的诉求,也很有效地安抚了颜雅婷焦躁不安的情绪。

        其实,从一开始的亲热动作,就让颜雅婷潜在的淫欲逐渐攀升,也一直沉醉在肉欲的快感中,要不是那一阵锥心的刺痛,则这一切将会更美好。颜雅婷突然不可理喻地怨恨“处女”这名词,真是“干卿底事”何苦要“搅乱一池春水”?

        由于毕文豪的肉棒没再强行挤入,使得颜雅婷阴道口的刺痛稍微减轻,而不变的感觉是那种被充满的快感渐渐增加。毕文豪温柔的亲吻,仿佛又重新开始另一次的挑逗,使颜雅婷的欲火再度死灰复燃,而且来得比上一次还快、还激烈。

        颜雅婷觉得阴道内那股蠕动的酥麻越来越激增,甚至比刺痛的痛苦还让人难以忍受。颜雅婷身理自然的反射动作,让她又搓腿、又扭动,试着减轻那种搔不到痒处的难受。但也因此而让毕文豪的肉棒顺势又滑入了半截。

        处女窄狭的阴道口与狰狞的龟头,共同塑造出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而只要能冲过这一关,似乎就有另一个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新境界。这一个“突破”

        ,让颜雅婷与毕文豪都有一股难以言愈的兴奋与快感,忍不住地轻呼一声。

        颜雅婷仍然感到阴道口被撑开的刺痛与不适,但是热烫的龟头塞满阴道内的那种充实感,却让她觉得舒畅万分。藉由坚硬的肉棒,仿佛在传递着属于男性的阳刚锐气,颜雅婷隐约地感到到,这是一种亲密的呵护,仿佛是自己在茫然无助中的痛苦中却能得到依靠。

        肉棒的更深入,让毕文豪很清楚的感到,阴道内的湿热与蠕动。那种紧裹的温暖,也唤起他染色体里的记忆,让他感受到他也曾经在温暖、密闭的小空间里,享受过这一种温馨与宁静。毕文豪觉得阴道裹住的不仅是肉棒而已,而是让他有如缠腻在母亲的怀抱里一般。

        无须经过指导,一种属于动物与生俱来的本能,让毕文豪开始抽动阴道里的肉棒。或许,他无法了解或解释,为何性爱就是要这样抽送,但毫无疑问的这种看似一成不变又单调的活塞动作,却带来一股股源源不断的舒畅感。

        颜雅婷觉得阴道里的肉棒,就像举棋不定、难下抉择般地不知要进或要出,而犹豫地在阴道里踌躇起来。而那种退出时的空虚、进入时的满涨;还有肉棒磨擦着阴道壁上的舒畅,让她在无意中呻吟出她的渴望与需求:“…嗯…用力…嗯嗯…深一点…唔…舒服…嗯…快一…点…啊…嗯……”

        毕文豪急速地耸动着腰臀,只觉得肉棒仿佛越来越麻木、无知觉,但是那一份酥痒的舒畅却急遽地在体内四处流窜,也持续地累积着随时都可能爆发的能量。情绪的激昂,与激烈运动时的喘息,让他不住地低吼着。

        颜雅婷极力地叉开双腿,扭摆、挺举着下身,配合着肉棒的冲刺,也在尽情享受着性爱欢愉中逐渐沉醉、晕眩。直到一股股强劲的热流,如水柱般地撞击着她的子宫深处,又让她顿时觉得她的身体正在迸裂,碎片向四处飞散、飘落。

        射精后就像全力冲刺抵达终点后,突然懈尽全身紧绷的肌肉,毕文豪脱力似地瘫软在颜雅婷身上,企图缓和一下身不由己的抽搐。

        颜雅婷情绪慢慢缓和,她斜眼偷瞧着毕文豪,一股甜蜜油然而生,她没有后悔失去处女身,但却因为回想起自己陷入淫荡的疯狂,还有点喜欢上性爱所带来的愉悦,而觉得羞愧,让她脸上又泛起一片红霞……※※※※※※※※※※※※※※※※※※※※※※※※※※※※※※※※※※※“…来!把‘罗汉殿’里这一段再练一遍…”江老师双眉深锁地说着:“…其他部份,应该没问题了…”

        公演的日子已迫在眉睫,颜雅婷的表现仍然让江老师觉得美中不足,让原本是师生欢聚如亲人般的热络,一下子仿佛凝固在冰点。

        熟悉的音乐响起,颜雅婷凝神地舞动着熟悉的动作,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自己的每一个细节动作几乎是完美无瑕,为何仍然不能让江老师满意。

        此时,颜雅婷一个优美的转身、劈腿,动作虽然完美,可是颜雅婷的内心却突然一阵忐忑。因为这个劈腿的动作,让她的下体一阵微微的刺痛,那是昨晚的“后遗症”。颜雅婷为了掩饰,并没有中断舞步,可是内心却在激荡着。

        这个轻微的刺痛,让颜雅婷想起昨夜的缠绵;想起毕文豪那根让人既爱且恨的肉棒;想起偷偷藏着的,那一件沾着秽物与血迹的内裤;想起自己竟然如此淫荡;想起……想得颜雅婷脸上又是一阵羞红。

        “啊!”江老师突然叫了一声,激动的情绪让她几乎说不出话:“…就是这样…对…就是这样…太好了……”这一阵突来的骚动,让颜雅婷不得不停下来,满腹狐疑地望着江老师。

        江老师掩不住喜悦,挥舞着双手,说:“…雅婷,太完美了…我要的…刚刚的表现…就是这样…”江老师兴奋的有点顾不了语言的文法。

        江老师也感到自己的失态,忙着深呼了一口气,缓和一下情绪,然后说:“表情!刚刚你的表情就是我所要的,你的眼神把剧中主角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江老师忙着重新播放音乐:“来!让我们从头到尾的再来一遍。记住!刚刚那种眼神……”

        当颜雅婷恍然大悟,才觉得这一切发展似乎有点让人啼笑皆非,也突然顿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思春’…”颜雅婷随着音乐再度起舞,但她不再凝神去在意舞步了,她飞驰的思绪只想着毕文豪……长长的舞曲结束了,颜雅婷红晕的脸上布满汗珠,以询问的眼神地看着着江老师,等候着她的评语。

        “啪啪啪啪…”江老师不禁鼓掌起来,掩不住喜悦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公演时就照着这样作……”江老师突然忧心起来,她担心颜雅婷是碰巧做到这种表情,她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公演时…你…可以做得像现在吗?”

        颜雅婷笑了,她笑得有点暧昧,但有把握地说:“老师,你放心!我一定做得到……”

        颜雅婷想着:“…或许,公演前…再跟毕文豪上一趟阳明山……”

        【全文完】字数:6400



      来自群组: 【杏吧书吧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