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黄片

  •   首页 » 明星偶像 » 转 你的人偶 28

      转 你的人偶 28

      【你的人偶】(28)   第二十八章日本,少女时代公寓。

          清晨。

          还在晨雾笼罩下的街道在雾纱之中朦朦胧胧,街上没有几辆车,一切都是那

          幺的祥和宁静。

          「啊∼∼∼∼谁穿了我的袜子!!」一大早的宁静被一声尖锐的尖叫声打破。

          随即。

          「嘭嘭嘭∼」「允儿你好了没。我肚子痛,让我先上五分钟。允儿允儿?」

          崔秀英一手摀着肚子一手拍着厕所门,高声叫喊:「呀!允儿你该不会在里面睡

          着了吧!允儿∼∼求求你了两分钟就两分钟∼」崔秀英不停的在门口哀求着。

          「恩?秀英欧尼你去另一个厕所啊!」允儿在里面奇怪的问道。

          秀英蹲下身来悲惨的喊道:「那边人更多啊!你好了没啊!求求你让我进去

          允儿」「是吗?」林允儿眼睛一亮,「那欧尼∼你昨晚买回来的零食能

          分我一半吗? 」「呀!林允儿你这是敲诈这是抢劫!!」崔秀英激动的高喊。

          「这样啊?哎哟∼肚子还好疼。我大概还需要半小时呢∼」「三分之一!不

          能再多了,快的开门吧!要出人命了啊啊啊! ! ! 」秀英一脸悲愤的拍打着门。

          「咔嚓」一声,林允儿笑的跟只小狐狸一样走了出来,秀英猛的窜起,把允

          儿拨拉到一边冲了进去,「哐当」一声甩上了门。

          林允儿毫不在意,笑瞇瞇的走向了秀英的房间,不停的盘算着「要挑那些好

          呢?好幸福的苦恼哦! 」另一个洗手间。

          「呀!帕尼里面人满了你不能再挤进来了啊,在外面等下!去∼去另一边。」

          权侑莉一手拿着牙刷一手拿着毛巾满嘴泡沫的冲着低头死命往里挤的帕尼说道。

          「不要∼没时间了,明明还有那幺空的位置,那边允儿不知道在里面乾什幺,

          秀英还堵在门口不让人进。 」帕尼一脸荒唐的看着侑莉,扫了一眼,看到金孝渊

          权侑莉还有一脸迷濛明显没睡醒的杰西卡挤在一个洗浴间里,心里奇怪往常应该

          还会有一个金泰妍在的,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泰妍的房间。

          然后就看到泰妍和sunny 两人从房间里一起走了出来,「哼∼」帕尼瞪大了

          双眼,气呼呼的看着泰妍和sunny ,心里不舒服的想着,「软软是我的。」sunny

          一点也没有感受到来自帕尼的杀意,整个人挂在同样矮小的金泰妍身上,不停的

          抱怨,「啊∼腰好酸啊!短身,你没事吗?」泰妍一听sunny 喊她短身即时炸了

          毛,「你比我还要矮,你才是短身,你全家都是短身!!」「呀!你就只比我高

          那幺一丢丢,得意什幺呀! 」sunny 崛起嘴唇不满的回击。

          「那也比你高!!」泰妍一脸不屑的瞥了一眼sunny 回到。

          「呀!我比你大~ 」sunny 一脸不爽的挺了挺胸反击到。

          「啪」徐贤一早就起床坐在客厅看书,听到sunny 的话,无语的把书盖在脸

          上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

          一天的早晨在纷乱的吵闹中拉开帷幕。

          在别墅门口。

          金泰妍拿着一个包裹交给徐贤说:「小贤把这个东西拿起送给oppa!很重要

          哦! 」「可是欧尼∼今天还有团队通告!」徐贤一脸为难的看着手里的包裹。

          「没事的!我会跟那边打招呼的,oppa就住在东京大酒店顶层,吶∼这是钥

          匙! 」金泰妍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说道:「一定要记得亲手交到oppa手上哦!」

          「嗯∼∼好吧!那我走了,要是还有时间我会赶过来的。」徐贤考虑了一下点头

          同意了,转身就準备在路边拦一辆车去酒店找我。

          「短身∼你让小贤去干什幺?」崔秀英奇怪的看着徐贤拦了一辆车离开,看

          到泰妍过来奇怪的问道。

          「送个重要的东西给某人∼」泰妍一副你懂的表情冲秀英比划了两下。

          秀英一脸恍然的转身进了保姆车去跟其他成员解释

          随后少时八人坐上车出发去今天的第一站富士电视台开始今天的行程。

          一个小时后

          「额∼哼嗯!哈啊!呃呃嗯!」伴随着女人娇媚沈重的喘息,一阵阵时快时

          慢的肉体碰撞的闷响,犹如甜蜜的恋人般交缠在一起,在其中还混杂着男人的粗

          重的气息,迴荡在日本东京五星级的顶层房内,这座酒店坐落在东京的市中心,

          周边一圈伴依而建的各种设施齐全,在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守住这一片地方,也从

          侧面说明了它的拥有者所持有的权势。

          日本富士电视台后台,少女时代八人安静的围成一个圈不停的讨论着,使得

          有些想要接近的某些人完全没有插话的余地,在日本一年的时间,少女们不止在

          圈内的地位得到提升,连应付骚扰的手段也是几何式的跳跃。

          「泰妍欧尼,你让小贤去哪了?怎幺到现在都还没到,会不会出什幺事情了?」

          允儿担忧的看了一眼门口向泰妍询问道。

          「不会!安啦安啦!只是送个东西给某人,也许大概可能会晚那幺

          一丢丢吧! 」泰妍一脸不确定的比划了手指盖上的一点说道。

          sunny 和秀英对视了一眼,然后互相点了点头,默契的转头看着正在被审问

          的金泰妍一句话也不说。

          「我说!泰妍,你该不会恋爱了吧?今天看你怎幺那幺!那幺!」金孝渊两

          只手不停的比划着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一会之后还没想到该如何形容遂直接

          放弃接着说道:「你该不会是让小贤去给你的那个神秘男友送什幺少儿不宜的东

          西吧! 」泰妍只感觉一股冷风嗖嗖而过,转身就看到杰西卡冷飕飕的看着她,瞇

          着眼睛好似想到了什幺。

          允儿也一愣好像想到什幺,看着泰妍今天神采飞扬的脸色,想起昨晚宿舍里

          那不正常的气氛,还有今天金孝渊说的男朋友,允儿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却看

          到侑莉呆呆的看着手里的那本日语入本指南,嘴里念念有词,全然没有看到在意

          其他人在说些什幺。

          帕尼一脸萌笑的看着,心里却想起昨天晚上sunny 和泰妍她们两个睡在同一

          个房间的样子,转头看着一脸谄笑的泰妍,又看了看坐在一边不发一言的sunny ,

          心里对着自己肯定的说道,「泰妍是帕尼的。恩!软软是我的,我晚上也要和软

          软一起睡。 」帕尼心里转着小九九,那双萌呆的笑眼弯成一汪美丽的新月。

          「话说回来,先不管送给谁。」金孝渊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分析着,说道

          着突然身体一垮,转头奇怪的看着金泰妍,「说真的,我真的很好奇。变态妍你

          在日本有认识的人吗? 」「呀!什幺啊!我也是很可爱很漂亮的好不好,为什幺

          就没人认识我? 」金泰妍一脸激动的说道,手舞足蹈的样子,好像金孝渊说了什

          幺大逆不道的话一样。

          「咳咳!」杰西卡轻轻咳了两声,清冷的说:「别转移话题,你演的太假了,

          到底让小贤去送什幺东西给什幺人,老实交代,都这幺久了为什幺还没回来? 」

          徐贤可以说是被杰西卡抱着长大的,对于小贤的感情仅次于自己的亲妹妹小水晶

          了。

          「呵呵呵」泰妍一脸尴尬的谄笑着,挥在空中的手举着也不是,偷偷的

          放了下来,心里不停的念叨着杰西卡一点都不可爱,至于让小贤去给我送什幺东

          西,泰妍想了想,「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咯咯咯咯。」全然不顾旁人的眼光,

          笑得跌进了坐在她左边的帕尼怀里。

          「完了!」林允儿一拍自己光洁的脑门,「泰妍欧尼又抽了!」 眼看了看

          其他成员们,无语的耸了耸肩。

          秀英一脸不忍直视的说道:「你们好像什幺都没问出来。」这时候东京大酒

          店顶楼,徐贤感觉自己都要疯了,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从下体交合之处袭来,

          徐贤玉体呈横在卧室床上,伸出汗淋淋的玉手攀上我同样布满汗水的后背,两条

          美腿从我身下探出交叠式缠到一起夹在我的腰上。

          「呃哼∼啊啊啊∼呃啊∼∼∼」徐贤秀丽的髮丝被汗水打乱贴在她光洁的额

          头上,两只原本明亮的眼睛现在微瞇怔怔的看着在自己身上不断索取的身影,上

          身还穿着黑色的毛线衫,被解开钮扣披在一边,两对雪白的乳房随着我的冲击颤

          颤巍巍的抖动起顶端的那抹嫣红。

          我猛的抱起徐贤的身体慢慢的站起身来,在徐贤的尖叫声中 起她的腿弯就

          开始上下抛动,一次次的全根没入让徐贤感觉自己好像要被顶穿了的感觉,小穴

          最里面的花心不停的亲吻着我的龟头。

          「啊啊啊!oppa!!顶到了!!顶到了!!啊啊啊啊啊!」徐贤甩着纷乱的

          头髮仰头尖叫,高亢的音量充斥着整个房间。

           着徐贤娇柔的身体,我从床上跳了下来,「啊!!!」徐贤被这一下顶的

          瞪圆了美眸,愣愣的看着我,没几秒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美穴包裹着我的肉棒

          不停的蠕动,徐贤小穴里面的花壁紧紧的夹住我的鸡巴,一点缝隙也不留,从花

          心处喷涌出一股蜜水一路撞到我的龟头上,持续了好久才慢慢的平复下来,等徐

          贤经过高潮的洗礼睁开双眼才发现不知道什幺时间自己已经被抱到了露天的天台

          上面,一股冷风嗖嗖而过,给内心火热的她带来了一丝凉意。

          「oppa?你这是?」徐贤 起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们露天做吧!」我一脸认真的看着潮红的小贤说道。

          「什幺啊!oppa. 放开我,放我下来。」徐贤咬住嘴唇憋红小脸不停的扭动

          身体。

          「啪啪啪」我 起手接连在徐贤雪白美臀上狠狠的扇了几下巴掌,「啊!!!」

          在徐贤的尖叫声中留下了一个个手掌印。

          我伸出一只手把徐贤的黑色毛线衫脱掉扔在一旁,在阴沈的天空下露出她完

          美白皙的身体,肥美的臀部形成一个山丘急速变成一片纤细的柳腰,一对玉乳好

          似秋天的果实一样挂在徐贤的胸口随着她的喘息起伏不定。

          双手抚摸着徐贤滑腻的好似羊脂玉的肌肤细细品味。

          「oppa∼有点冷」徐贤红着小脸在我耳边轻轻的低语,雪白嫩滑的肌肤

          上凸起一颗颗小疙瘩伴随着她使劲往我怀里钻的动作,打消了我想要在露天的天

          台上激战的冲动。

          拍了拍徐贤肥美的臀部,我轻声说。 「那进去吧」「嗯!」徐贤亮晶晶

          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应了一声又把小脸贴在我的颈窝里不知道在想什幺。

          往回走两步,看到门口有张藤椅,脑子一转就把徐贤往藤椅上放,「嘶∼」

          刚一接触,徐贤身体就本能的一缩,轻声说「凉!啊哈∼呃嗯哼!啊啊∼」随即

          张开檀口娇声吟哼。

          我跨坐在藤椅两边,双手分别抓着徐贤浑圆雪白的大腿扛在肩膀上,起落着

          身体在徐贤的身体上抽送,枪枪全根而入,棒棒直插花心,闷实的撞击声混杂在

          徐贤娇柔的呻吟声中迴荡在酒店顶楼的天台上。

          一蓬热气在寒冷的天气中以肉眼可见的在我和徐贤交缠的肉体上爆出,散出

          缕缕热气围绕着我们。

          「哈∼哈啊∼好舒服啊∼oppa∼∼啊啊啊!」徐贤那被汗液浸湿的髮丝湿漉

          漉的散在藤椅上,下身小穴处在我的抽送下喷涌出一股又一股的蜜水,粘稠成丝

          顺过徐贤雪白的股沟滑落到地上形成一滩越来越大的水泽。

          徐贤微瞇着美眸,低垂着眼睑,两条秀气的眉毛高高挑起,随着我的抽送时

          而展开时而皱起,红润的嘴唇不停的吐出一声声诱人心弦的娇喘,不时混杂着我

          和她肉体相交的声响,犹如烈性的春药腐蚀着我们两人的灵魂,让我不知疲倦的

          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用尽全力的冲刺。

          徐贤原本还会弓起腰身迎合我每一下的撞击,过了许久之后,徐贤原本紧紧

          缠着我的两条结实有力的大腿鬆鬆垮垮的挂在我的腰上,死死攀着我肩膀的小手

          也无力的挂在我的脖子上,在12月略显寒冷的天气下,汗出如浆的瘫在藤椅上,

          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oppa∼又要∼∼又要去了!!!」徐贤原本软绵绵

          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原本鬆垮欲落的双腿猛的夹紧,死死的缠上我的腰,

          高高翘起的小脚趾一根一根僵直起来,在我越来越狂躁的冲击下,徐贤猛然吸了

          一口气,一声高昂「啊啊啊!!!!!啊!!!!」之后,全身犹如烂泥一样摔

          在藤椅上动也没力气动那幺一下。

          「呼呼呼∼」我口吐热气,反複的挺动着腰部,在徐贤越收越紧的小穴中披

          肩斩荆,开垦出一条可供我顺利行走的通道。

          在徐贤低微的呻吟声中华,我渐渐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

          快,最后在徐贤她小穴中一片片嫩肉的包围蠕动下,在她的身体深处喷洒出了生

          命的精华,停下动作静静的伏趴在徐贤雪白柔软的身体上休息。

          片刻之后,我强忍着继续来一次的慾望把肉棒从徐贤的小穴中退了出来,徐

          贤的小穴被撑开暂时不能闭合,一股精液混合着她的蜜水从小穴深处滚涌而出在

          洞口形成水滴状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重重的砸到地面上炸开。

          我站起身阔了阔胸,稍稍活动一下有点僵直的身体,伏身抱起徐贤娇弱无力

          的身体走向房内,抱着她躺在床上静静的休息。

          激情过后。

          徐贤全身赤裸的趴在我的胸口上,安静的享受着温馨的时刻。

          「哎∼」徐贤仰头看着我,突然叹了一口气。

          「怎幺了?有烦心事?」我抚摸着徐贤的粉背,低头询问到。

          「没事,我只是想起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好怀念呢!」徐贤拱了

          拱自己的身体不明原因的轻声喊了一声,「oppa∼」

          我一手枕着手臂一双摸着徐贤细滑的皮肤,突然说道:「我们去逛街吧!

          不化妆的那种。 」

          徐贤猛的支起无限美好的身体,明亮的眼睛泛着喜悦的光芒,但是又黯淡

          了下去,低垂着脑袋说道:「还是不要了,会被拍到,到时候对oppa不好!」

          我嘴角一翘说:「这次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在日本,哼!要不是

          我阴差阳错来看你们,真的要被某些家伙给阴死了。 」

          「嗯?」徐贤奇怪的 头看着我,不明所以的等我解释给她听。

          我拍了拍徐贤雪白的臀部说:「晚点自己去搜新闻,现在洗漱一下我们出门!」

          「恩!」徐贤展颜一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转身从床上跳下,脚下踩着愉悦的

          步伐走进了洗浴间。

          当徐贤的身影消失在我眼中的时候,我收敛起了笑容,坐起身体从床头拿过

          笔记本,打开屏幕,现在全韩国都在报导,Lee 娱乐公司旗下一练习生在今早向

          一家媒体爆料,说我昨天向她要求潜规则,之后保证她顺利出道,并且附上了录

          音和一张只有背影的照片。

          虽然照片模糊不清,但是配上似是而非的录音那就不一样了,要不是昨天一

          早就秘密飞到日本,这件事还真的是全身长嘴都说不清楚。

          「玲玲玲玲∼」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听到这个铃声我伸手拿过,「查的怎

          幺样了? 」我低沈着声音问道。

          「是的!已经查明是公司里您的本家勾结某些大财团和各大经济公司联合导

          演的,据探查是想逼迫您退出娱乐圈而其他公司将会瓜分少女时代等组合,而您

          的那些亲戚得到公司,后续还会有公司内部人员出来打击您的声望。 」

          「呵呵呵呵∼我还真是唐僧肉啊∼吃我一个全部人收益,继续查,我要知道

          有那几家公司联合,还有那些财团的意图是什幺! 」

          终于来了,在我成立起Lee 娱乐以后,一路顺风顺水的发展起来,在近几年

          的女团大势的时候除了jyp 娱乐推出的wonder girls 女团跟少时争过一段时间,其

          他公司却是全军覆没,sm推出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团,承载了少时的悲剧,被他们

          的脑残策划煽起了和东方神起和super junior的绯闻,结果被海量的仙后粉丝围攻,

          后续专辑又没有如少时一样破釜沈舟,无奈被公司雪藏。

          在全世界只有一个人吃肉而他们连汤都没的喝的时候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

          我料到各大公司绝对会出阴招,只是没想到会被自己人从身后捅刀子。

          我冷冷一笑,翻身下床穿戴整齐之后就看到徐贤整理好了着装走了出来,依

          然那幺的清纯典雅,一点也看不出就在刚刚还在我身下娇吟缠绵的模样。

          「Oppa~ 好了!我们走吧!」徐贤一脸迫不及待的说道。

          中午。

          韩国天王携旗下少女时代成员徐贤高调亮相日本购物天堂的消息瞬间传遍整

          个娱乐圈,再加上助理兼经纪人发布了我的行程表和出国信息,明确显示昨晚我

          已经在日本,根本不可能去潜规则一个小小的女练习生。

          谣言不攻自破,而那个练习生我已不在关注,在我自己曝出所在日本的时候,

          她就已经在公司消失了,现在民众关注的重点在于我和徐贤到底是什幺关係,为

          何单独和徐贤在一起,并没有其他成员在旁。

          又被人爆料当天少时九人应该有个团体通告,临时通知改成八人,一切都说

          明我和徐贤关係複杂,公司也第一时间发表声明澄清。

          而我也在当天下午坐飞机赶回韩国去处理公司里面的蛀虫,顺便要让其他娱

          乐公司给个说法。

          「欧尼!」徐贤俏生生的站在泰妍身前,气鼓鼓的看着她。

          「小贤啊!今天和oppa过的开心吗?这都是oppa要求的,因为韩国那边出了

          一点事,不利于oppa,所以才需要你配合澄清啊! 」金泰妍看到金孝渊顾疑的眼

          神立马解释道。

          徐贤看了一眼金孝渊默默的不再发问,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允儿也有意的

          落后一步,跟徐贤并排走在一起悄声询问:「怎幺了?」徐贤气鼓鼓的说:「今

          天泰妍欧尼让我去送东西给oppa,说是很重要的,结果结果」徐贤红着

          小脸说不下去了。

          「结果怎幺了?里面装了什幺?哎呀!小贤你倒是快说呀!」允儿一脸好奇

          的问。

          「是是一盒避孕套然后oppa就就」徐贤低垂着脑袋,满面

          通红的在允儿的追问下勉强说了出来,之后好像要找条地缝钻进去一样,低着脑

          袋跟在后门,一句话也不说了。

          「哎!」允儿轻轻的叹了口气,小声的说道:「好羡慕!」「什幺?」旁边

          的侑莉 头问道。

          「没走吧!侑莉欧尼,小贤我们追上去」林允儿拉起走最后的徐贤

          和渐渐脱节的权侑莉沖向了泰妍那群走在前面的人。

          「别拉我,我好累!!呀!!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