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黄片

  •   首页 » 生活都市 » 仙剑绿传 序至2章

      仙剑绿传 序至2章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6-2 07:41 编辑

      序章 罗剎
      江南水乡,野渡横斜,十里炊烟袅袅。



      就在这水乡畔,坐落着小小的一个渔村,不过二三十户
      人家。 其中有家小小的客栈,常备着两三间厢房,偶尔有些过往的行商借住其间。 操持着客栈的侄婶二人,约莫是十年前搬到这小小的村落来的,当时只说是逃难,也就那样在乡民的帮衬下,慢慢安顿了下来。
      那名唤李逍遥的少年,从当年只有六七岁的毛头小子到如今已长成了翩翩美少年,一直以来都对客栈的营生不甚上心,终日倒是游手好闲,一心只想着做那剑仙的梦,立志要成为一代大侠,去闯蕩江湖,锄奸惩恶,行侠仗义,为此李逍遥没少挨婶婶的
      骂。
      婶婶多年来虽然对李逍遥管教的严了些,平日里倒是从未亏待过他,且在这民风淳朴的小渔村,对待邻里也颇为和善,就是那泼辣的作风,带着几分江湖儿女的习气,反倒不知不觉中影响着李逍
      遥。 是以他虽说顽劣了些,但心底下对自家婶婶十分敬爱,无非是经常在那剑仙的梦里将其当做罗刹鬼婆来作弄罢了。
      要说这罗剎鬼婆,在李逍遥的梦里可非同一般,自打小时候亲眼见到那高来高去御剑乘风的剑仙时候,便时常与他纠缠不清,可后来任他如何跟旁人说起,大家都只当他是孩童呓语,笑笑也就
      过去了。 而对于李逍遥而言,那注定是一段独属于他自己的奇怪梦境,并将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着他。
      梦里的十年前,李逍遥独自在村外十里坡玩耍的时候,远远就见到一只大鸟自天上飞过,等到飞的近了,他突然发现大鸟之上竟是骑了
      个人。 过了片刻,李逍遥只见那人从背后抽出一柄飞剑,径直自天上御剑而下,像是追逐着什幺似地,往十里坡外去了。
      李逍遥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可还是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迈着小腿撒丫子就远远的跟了
      上去。 好在李逍遥自小就在附近玩耍,对地形十分熟悉,这才在十里坡外的荒草树林中不至于迷失了方向,足足追了有一柱香的时间,李逍遥远远就看到那剑仙正在和一个戴着罗刹面具的女鬼正在激烈的战斗。
      那剑仙御使着一柄飞剑,高来高去的样子甚是飘逸,罗剎女鬼显然不支,堪堪抵挡剑仙的
      攻势。 两人斗了半响,女鬼已然脱力倒地,李逍遥不敢上前,只是远远听到两人言语了几句,说道什幺"水灵珠"、"水月宫"之类的字眼。
      然后,李逍遥就见那剑仙径直朝他藏身的地方走了
      过来。 李逍遥少不更事,心下又是羡豔不已,直接跳了出来,倒是把那剑仙吓了一跳。 不过他早就发现有人藏在暗处窥视,等到发现不过是六七岁的孩童,这才定下心来,李逍遥懵懂间就被剑仙提溜着衣领,捂住了嘴巴。
      李逍遥一肚子疑问,却见不远处又钻出了两个装束奇怪的人,凑到了倒地的罗刹女鬼
      身边。 这时他才听到剑仙在一旁喃哺自语道:「果然,拜月教的人十年前就发现了水月宫,灵儿的娘说的没错,只是不知那水灵珠到底在不在水月宫主身上? "

      李逍遥听得糊涂,再看向远处时,却见林地之中的三人已是将身上的衣服除了个乾净,唯独留着女鬼脸上的罗刹面具,也不知是不是那两人受到了罗刹女鬼的控制。
      不过有剑仙在身边,李逍遥并不心慌,静静的看着林中的变化,紧接着三人又开始打了起来,此番战斗同方才又有不同,就见那两个男子脱光之后,同女鬼说了些什幺,之后竟是挺着跨下的肉剑,在那女鬼身上的肉洞里戳弄起来,没过一会儿,李逍遥就听得那女鬼开始"哼哼嗯啊"的求饶
      起来。
      他虽然懵懂不知,时而将注意力看着林中的战斗,又时而关注着剑仙,却见那剑仙只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而且屁股后似乎有什幺东西顶着似地,硬邦邦的难受,连带着他自己看着,胯下的小剑也耸立了
      起来。
      三人足足战斗了一个多时辰,那女鬼始终在求饶不已,而李逍遥和剑仙却就在旁边看了一个
      时辰。 期间三人的战斗姿势变化了许多,可那两人跨下的肉剑始终不离不弃女鬼身上的三处要害,没想到最后还是罗剎女鬼技高一筹,靠着身上的秘境竟是杀得那两人丢盏弃甲,失魂落魄一般。
      这时等到三人的战斗进入尾声,看了许久的剑仙才放开了李逍遥,然后远远的跳到了场中,隐约间对着那两人说了些什幺"圣女"、"调教"、"十年后"、"忘忧蛊"等等奇怪的字
      眼。
      李逍遥离得远,听得并不是十分真切,跟着就见那两人在剑仙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匆匆忙忙的抬着那罗刹女鬼远远
      去了。
      等那三人走了,剑仙才回来将藏在树上的李逍遥放了下来然后又像是十分惊喜的样子,用一把木剑换了他从家里拿出来玩的一颗珠子,这才把李逍遥送回了村子的偏僻地方,做完这些之后很快就御剑而
      去了。
      李逍遥虽然不舍,可还是兴致沖沖的把玩着剑仙赠给他的木剑,直到回家之后又被婶婶好生教训了一番,这才把遇到剑仙的遭遇深深的埋在了
      心底。
      后来每次做梦,他都会把自己当成是那高来高去的剑仙,每每杀得那罗刹鬼婆丢盔弃甲、落花流水的时候,总会跳出来那幺一两个奇怪的黑影,执着跨下的肉剑,抢在他前面去戳弄罗剎鬼婆,开始几次还会不支,到后来罗剎鬼婆便完全被两人所降伏,再后来又多了个小罗剎,也是一样成了那两个黑影的俘
      虏。
      偏偏每次当李逍遥打跑小鬼,自己準备去剑斩罗杀鬼婆的时候,婶婶都会赏他一锅盖,让他从梦里
      醒来...... 第一章 求药仙灵

      岛 万点渔家灯火,碧波海涛。

      一艘小小的乌篷渔船,顺着洋流在余杭外的水域飘蕩着。 船上除了掌舵的上阵的破解公,还有个少年懒洋洋的躺着,看着天空中的点点星光。
      "张四哥,你说的那仙灵岛上,当真有仙女
      吗? 那仙女到底长得什幺模样? "

      "李小哥,我骗你作甚,要不是李大娘这次病得那幺急,我才不愿意陪你走这幺一遭呢,否则莫说是仙女了,便是有神仙我也不去。 "那彆自己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幺,接着唯唯道:"不过你可千万别只想着仙女,我还记得那地方,除了仙女,还有些甚是恐怖的蛇妖,你真的想好了要自己去麽? "

      少年呆了呆,接着攥紧了手中的小锤和木剑,毅然道:"蛇妖? 本少侠才不怕呢,就怕都是你说的那些传闻当不得真,白跑了这一趟。 "

      "爱信不信,前方便是了,你自己去吧,我在这边等着你就是了。 "

      两人说话间,果然雾气中隐约出现了一座小小的岛屿轮廓,那姓张的小小的国国公再加紧摇了两下橹,乌篷船已是即将靠岸,少年则变得沈默起来,说不出是紧张还是急迫。
      那少年便是李逍遥,前些日子自家婶婶得了怪病突然晕倒之后,接连几日来都只能卧在床上,客栈的营生也渐渐停
      了。 小镇上的洪大夫看过之后也是束手无策,李逍遥心下更是着急不已,四下打听都没得什幺办法。
      眼看十几日过去了,婶婶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李逍遥无奈之下,不知怎得想起了小镇上流传着的关于镇子外不远的海中仙岛的传说,便想上岛试一试能否求得灵
      药。
      说来也巧,就在昨日,原本没什幺客人的客栈突然来了几个苗人,非得要在客栈住下,李逍遥本不愿答应,可婶婶虽然卧床,却不是人事不知,哪里甘心上门的生意黄了,乾脆直接将李逍遥支开,连他平日住着的角落的偏方都让给了
      别人。
      李逍遥心下不忿,却拗不过婶婶,乾脆赌气出海,想着万一还能寻到那灵
      药。 倒是那苗人头头不知从哪里听说他家的事情,似是见李逍遥有出海的打算,私下寻着他说了一番奇怪的话,大意约莫也是指点他上岛的事情,不过临走时还特意送了他一柄小锤,看上去就像路边孩童拿着的玩物一般,却神神秘秘的说是有些妙用。
      于是乎李逍遥找到了镇上相熟的张四哥,央了半晌,人家才答应送他上岛,不过之前就说好了只能在岸上等着,说是什幺岛上有妖怪,仙女不让男人上岛等等的浑
      话。
      李逍遥倒也不甚在意,只是那岛上的迷雾丛丛,让他一时半刻也寻不得路,只能藉着月光四下乱转,说来也奇怪,不知是不是那神秘的苗人给他的玩具小锤有些真的有些神妙,反正他依言一直持在手中,倒也没见到有张四哥口中所说的什幺精怪,心下也渐渐的安定
      下来。
      此时月已过中天,他转了半夜始终没见什幺妖精仙女的,渐渐有些烦了,要不是真如那苗人所说见到一些古怪的石像,并且那小锤确实有些奇异,丈许高的石像用手中小小的鎚子敲下去,竟是如同幻象一般支离破碎,他才多少有些信了那苗人
      的话。
      不过转念想起之前似是被他诓着吃下了什幺奇怪的丸药,此刻浑然愈发觉得总想是忘了什幺一
      般。

      蛊? 仙灵岛? 是了,我就说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些......"李逍遥一阵喃喃自语,突然间想起了十年前见过的那个剑仙,当时他所提及的地方,不就正是叫做仙灵岛麽? "应该是前面没错了,这是最后一座迷阵的机关。 "

      果然,当李逍遥一锤下去,最后一座石像应声而碎,原本笼罩在岛上的迷雾也逐渐散去,这时候他才发现外面已是晨光熹微,岛上的景色也逐渐变得生动起来。
      又向前走了没多久,远远的李逍遥听到一阵水声,就见转过林间小谷之后,一道小小的溪流自上游缓缓流淌
      下来。 "是了,真如那人所说,顺着水流便一直向前就能找到那水月仙宫不成? "

      正在李逍遥疑惑间,隐约听得远处似乎有人声传来,他匆忙前行了两步,可转眼又想起了此前张四哥说起过的妖怪,脚步渐渐又放缓了下来,蹑手蹑脚的往前挪去。
      随着溪水逐渐变得宽阔,李逍遥刚绕过林间,便发现那水流在前面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而方才的人声正是自水潭中央
      传来。 李逍遥躲在水潭边上一块凸出来的石头后面,探头望过去,发现那水中央正有个妙龄女子在中间沐浴,虽说离得远了些瞧不清样貌,远远就只能看到她没有穿衣服的曼妙身材,说不得就是那传说中的仙女了。
      李逍遥心下大羞,匆忙将脑袋收了回去,远远听得仙女正在哼唱着不知名的水调,一口的吴侬软语,声调极为绵糯,余音绕梁,迴响在他的耳
      畔。 李逍遥听着一时竟是癡了,可他毕竟少年心性,虽说对于男女之事甚是懵懂,可依稀还记得小时候看到过的场景,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害怕万一被仙女发现自己此刻的行为,怕是别说求丹问葯,若是直接唤来那妖怪吃了自己都有可能。
      正踌躇间,突然眼见前方不远处的另一块大石上面,随意挂着几件女孩子的衣衫,正是那潭中沐浴的仙女脱下来放到那处
      的。
      '就算是仙女,也是要穿衣服的,不若我悄悄将其取走,再藏起来,正好借机求些仙
      药? '李逍遥暗自思忖着,觉得这办法可行,便悄悄往水潭边放着衣服的地方摸了过去。
      他行进间小心翼翼的生怕发出声响让潭中的仙女察觉,注意力全部放在那边,浑然不觉身后悄然跟了个人
      影。 却是张阿四许久不见逍遥回来,有些放心不下便寻了过来,起先还有些担忧遇见妖怪,可等到远远看到逍遥不知从何处寻了个小破鎚子一路敲敲打打过来,倒是真让他找到条通路,心下也是好奇,便一路跟着来了。
      也不知是存了什幺心思,张阿四也听到了仙女的歌声,他原本想叫住逍遥,却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反倒见逍遥摸向了那堆衣物,似是明白了他的主意,乾脆也没作声远远
      看着。
      这时候潭中的仙女歌声稍顿,随着晨光逐渐清朗,水潭上却是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李逍遥这时已经摸到了那堆衣物边上,轻轻的将那堆衣衫揽了过去,始终不敢抬头瞧向水潭之中,因此他并没有发觉,身后有人已是脱得精光钻入了潭水
      之中。
      张阿四刚刚见到仙女那赤身的模样早已是色令魂予,乾脆潜到了水底朝着仙女那边游了过去,他长时间在海中寻生活,水性自然不一般,游动间悄无声息,加上潭水上的雾气渐浓,一时间无论是李逍遥还是那仙女都不曾发觉有第三人的
      存在。
      等到他游近了些,潜在仙女不过丈许开外,在水下就能瞧见她娇俏的身躯,雪白如脂一般的肌肤,更是兴奋
      不已。 这时候仙女许是沐浴完了,转头却见原本放置着衣衫的地方竟是空无一物,再仔细看去,却是潭边的另一块大石背后却是隐约有个人影撑着个树枝,将自己的衣服挑在上面,当即出声叫道:"啊! 什幺人? "

      李逍遥听到这话,刚冒出个头来看了一眼,就见那仙女捂着胸口整个人滑了下去,又往后躲了几步,只在潭水之中一块凸起的石头后面探出个脑袋,不安的看着他。 李逍遥心下大定,自以为得计,这才不慌不忙的道:"仙子姐姐休怪,我登岛是为了求些灵葯,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还请仙子姐姐见谅,只要答应给我些灵药,我便将这些衣物交还。 "

      说话间李逍遥和那仙女二人都没有注意到潭水下面潜着的张阿四,特别是少女往后退了两步,不经意间竟是正巧凑到了张阿四所藏匿的石头后面,慌张间那圆润挺翘的小屁股差点就贴在了张阿四的脸上。 她心神全放在另一边躲在后面的少年身上,只顾着手捂住胸口,期期艾艾的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李逍遥见她半响不说话,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将脑袋整个伸出去看着,就见那仙子一般的少女羞红着脸,从石头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正好和他对视了一
      眼。
      "呔,小淫贼好不要脸,就知道骗人,哪有你这般求药
      的? "少女见偷走自己衣服的小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下羞愤不已,张口啐道,顺势又把身子往后藏了几分,只是这下身后潜着的张阿四再也无处可退,索性把脸往前凑去,正好和仙女臀部那娇嫩的肌肤贴在了一起,惹得那仙子顿时发出"啊"的一声轻吟。

      啊...... 不、不对,我是说仙子姐姐,我真没诓骗于你,实在是我婶婶她......"说到这里,李逍遥觉得少女的脸不知怎的突然愈加羞红,两人竟是就如此莫名的对视起来。
      就在李逍遥说话的功夫,张阿四已是伸出舌头在那仙女的小屁股上轻轻舔了一下,惹得她的小屁股一紧,开始还以为是水里的顽皮鱼儿,可随即发觉不对,盖因张阿四的一双怪手已经作势要往自己下面探
      去。
      她来不及思考李逍遥说了些什幺,慌忙伸手向下拦去,等到发觉水下还藏了个人的时候,少女的一只柔荑已是被张阿四反过来攥在了手
      里。
      心下慌张间,不知少女是想起来什幺,始终没有扭头看向身后,反而一直将脑袋探在外面盯着李逍遥的动作,这下更是方便了张阿四,直接从水下将另一只手自少女微分的双腿之间伸了进去,两根手指直接点在了少女那被稀鬆的绒毛覆盖着的蜜穀
      之间。
      李逍遥还兀自在一旁跟少女解释着自己缘何上岛的事情,却见那少女慌慌张张的摇晃着脑袋,眼神中带了几分急迫,竟是像要哭出来一
      般。 连忙改口道:"我、我错啦...... 我最怕女孩子哭了,你别急,我这就退开。 "

      这片刻的功夫,李逍遥并不知道水下的张阿四已是剥开了少女那娇嫩的蜜唇,将一根手指往里面探了过去,直惹得少女"唔唔嗯嗯"的连连低喘不已。
      张阿四彷彿轻车熟路一般,手指就已经开始在少女的秘径里面抽送起来,另一只手更是大胆的放开了少女轻微挣扎的手腕,转而向上面摸索着,一直顺着少女纤细的腰间往上滑去,直到那娇乳的边
      沿。
      此刻少女还顾不得身后的窘态,只盼望着对面的李逍遥早些讲完话,感到那在自己身上作怪的魔手愈加的放肆,不知怎地,她转而又像是有些好奇一般,妙目流转间,却是目含春意的对着李逍遥急慎道:"
      我...... 我答应你就是,你...... 你先把衣服放在那里,然后转身往后...... 啊...... 慢慢的...... 嗯...... 走一百步。 "

      "好,仙子姐姐可不要骗我! "那边李逍遥听得这话,虽然还有些放心不下,但他毕竟不是那轻薄无耻的浪蕩子,纵是对于眼前的美景有几分留恋,可还是依言将少女的衣物用树枝挑着放回了原处,然后转身缓缓默数着步数,背朝着少女退后了下去。
      这时候张阿四一口气终于才是憋不住,从潭水里将脑袋探了出来,深深的换了一口气,然后直接伸出大手覆在少女胸前凸起的娇乳上面,一脸狭促的看着窘迫的
      少女。 正好迎上少女回过头来那幽怨的眼神。
      李逍遥并不知道的是,在盛渔村的渔民之中其实一直流传着的关于仙灵岛传说的另一个版本,那岛上的所谓仙子,不过是一些孤苦无依的少女罢
      了。 要知道岛上虽然留着的都是女子,可总归还是要靠男人繁衍,因此这十余年来,每每有误入岛上的渔民,都会被那群如狼似虎的"仙女"们给缠上,纵情享乐之后才肯放他们离去,以至于那些渔民每次离开之后回去总会大病一场,久而久之就被有心人描述成了妖怪一般的怪异传闻。
      像是张阿四这样的老不爱人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登岛了,他几乎每个月养足了精神就会上岛享乐一番,不过前些次,除了那总是带着罗刹面具的宫主之外,见到的都是些普通女子,今日竟难得遇见如此绝美的仙子少女,哪里还不放开了手脚轻薄一
      番。
      等到见李逍遥真的依言走开了,张阿四这才直起身子,贴上少女的后背,跨下那根早已硬挺的肉棒已是顶在了少女的双腿之间,然后凑到少女颈边轻声调笑道:"好姐姐,以前怎幺没见过你
      啊? "

      那少女闻言并不回话,她之前偷偷瞧过岛上的姐妹们和渔夫们媾和的场景,对于这些事情并不甚抵触,又隐约觉得背后的男子有些眼熟,可她的身份毕竟和岛上的侍女们不同,平日里多是在宫内深居,只在每次有大人物来的时候,才有机会偷偷溜出来玩耍,哪曾想就遇到了这般尴尬的场景。
      而且方才见到的少年,和很久之前见过的那个神秘剑仙十分的相
      像。 她还记得当年她不过五六岁的时候,那剑仙曾在岛上停留了几日,自那以后宫主就性情大变,岛上的习俗也变得奇怪起来,以至于后来经常有些渔民会到岛上来,和宫里的姐妹们做那些羞人的勾当,长此以往,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渐渐习惯了那些事情。
      因此当张阿四从后面揽住她的身子的时候,她一心只想着不要被对面的那少年看到,却是压根没有抗拒的意思,反而这般体验倒是教她新奇
      不已。 此刻男人那硬邦邦的物事顶在自己的股间,少女还不待反应,就觉得背后男子吹出的热气落在自己耳边,撩拨的身下愈发的酥痒。
      张阿四见少女不答话,倒也不介意,他此行本就是为了寻回李逍遥,只因之前被出浴的少女勾起了心火,这才潜过去作弄起少女
      来。 他上岛次数不少,自然也是知道一些规矩的,此前也远远见过少女的模样,知道她便是那水月宫之中的圣女,而且看她的反应,到现在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因此倒也不敢太过放肆,只是将肉根贴在少女的两股之间轻轻摩擦,并不敢真个销魂。
      不过纵使如此,少女被张阿四摩擦着股间,只觉得那肉根尖端往外冒着热气,时不时的从蜜唇的边沿划过,一双怪手更是直接攀到了自己的胸口,指尖攥住胸前那两颗鲜红的蓓蕾,放肆揉捏着那不算大却坚挺异常的鸽乳,渐渐也有些压抑不住的呻吟出声:"
      唔...... 嗯...... 好哥哥,不、不要,你快...... 快些,我怕那小贼一会儿回来......"

      张阿四听到这话,哪里不知道少女心思,当即也顾不得继续调戏与她,而是揽住了少女的纤腰,加快了在她胯间顶弄的动作。 期间少女不再言语,只是胸前那一团嫩肉上的蓓蕾逐渐矗立起来,双腿更是下意识的夹紧了中间那作怪的肉根,摩擦的肌肤都略微有几分泛红。 股间的蜜穴里更是不住的往外涌出潺潺的溪流,无一不体现着少女动情的身姿。
      张阿四一直心下默数着,等差不多又快速抽送了一百下,只觉得少女的股间已是滑腻不已,整个人更是软软的,就差瘫下来了,好不容易用手扶住石头才撑住身
      子。 只是双腿却夹得更紧,就差将蜜穴套弄上去真个销魂了。
      此时张阿四肉根尖端的龟头滑动间,已是顶开了少女的两瓣蜜唇,那种被少女蜜唇上的软肉包裹着的灼热,让张阿四也有些吃不消,他又加快了几分动作,紧接着匆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将龟头顶 在蜜唇开口处,大半个龟头已是分开了少女的那片软肉,自勇道中顶进去了一些,然后就见他的肉根一跳一跳的,一股灼热的阳精就此喷薄而出,白浊的浓精瞬间汙染了少女的蜜
      穴。
      少女的身子也是一顿,然后自她的蜜穴之中就此喷出了一股黏腻的淫液,混合着沾在蜜穴口处的滚烫阳精,一同顺着少女那雪白的大腿往下流淌滴
      落。
      整个过程中两人都不敢放声,生怕被还没有走远的李逍遥发觉,自少女发现李逍遥到现在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她却莫名的感到兴奋,那种类似于偷情一般的异样刺激,让两人在紧张的关头里同时快速的发洩了
      出来。
      此刻她软绵绵的撑着身子,一手捂住嘴巴还在低喘着,扭头却见方才身后的那男子发洩完后,竟如同鱼儿一般快速潜回了水里,然后转眼间就游得没了蹤
      影。
      高潮过后的少女有些哑然,又突然想起李逍遥还在百步之外等着,一股莫名的火气就此涌上心头,也顾不得股间还兀自往下淌着的淫液,真个如仙女一般掐了 个法诀,也不见她怎幺动作,那散落在潭水边上的衣衫便随风漂了起来,裹住了她赤裸的娇躯,跟着整个人御风而起,朝着李逍遥离去的方向追了
      过去。 那边李逍遥还正在忐忑,他方才也是看到那少女赤裸的曼妙身姿,头脑一热才鬼使神差的想了个略有些下作的法子,此时静下心来正有些懊恼来着。 突然间晴空里一道惊雷乍响,电光就落在他面前丈许开外的地方,青翠的草地顿时一片焦黑。
      李逍遥这才慌乱不已,懊悔自己方才的作为,莫是连老天爷都看不过眼
      了? 这才平地落惊雷,想要劈了自己。 不过转眼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娇呵。 "淫贼,哪里跑! "

      扭头就见方才水潭里那少女漂浮在离地三丈高的地方,已是穿好了衣衫,杏目圆睁的怒视着自己,手上还不住变幻着动作,紧跟着又是一道惊雷落在自己身后。
      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这回真的是遇到了仙子发怒,想到方才自己还那般调戏与她,连忙抱头鼠
      窜。 好在那仙子少女的法术尚未掌握纯熟,这才没有被她真个劈中。 当然李逍遥也不知道,少女其实并未存心攻击他,只是想要吓唬他一下出口恶气罢了。
      她这般御风飞在李逍遥头顶,有一半是为了示威,另一半却是因为双腿仍酥软不已,怕是站都站不稳
      了。
      李逍遥哪里知道个中缘由,眼见少女兇狠的模样,怕是自己此番躲不过去了,正待跪地求饶,就见少女已经自他头顶飞掠了
      过去。 恰在此时,几点甘霖自少女身上滴落,正巧落在李逍遥的鼻尖,那少女花蜜的香甜气息混合着浓烈的腥臭味道,顿时让他没来由的—滞。
      少女眼尖,也瞧得了这一幕,却是又暗自羞红了脸,心神一阵不稳,差点直接摔落到了地上,废了好大功夫才缓缓飘下来,双腿勉力支撑住身子,冲着李逍遥又是一指,惊雷 在他身畔连连乍响,弄得他一动不敢再动,只好无奈讨饶道:"仙子姐姐、姑奶奶,小的知道错了,小的真的是为了救婶婶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求求大仙饶了小的这回
      吧。 "

      "哼,淫贼! "少女碎了一口,也不知道心里说的是李逍遥,还是方才早已经溜之大吉的张阿四,跟着道:"就知道花言巧语,你说是为了婶婶求药而来,那又如何能穿过这岛上的迷阵? "

      李逍遥匆来掏出破天锤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啊,只是来之前有个苗人给了我这幺个小锤子,然后我糊里糊涂就信了他的鬼话,这才上得岛来的。 "

      话音未落,两人所在的地方突然一阵狂风大作,然后李逍遥就听有另外有个女子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语带不容置疑的怒意问道:"破天锤?!你和拜月教的人有什幺关係? "

      话只说了一半,李逍遥就见一道霹雳般的雷光闪过,眼看就要落在自己头顶,好在这时被另一道类似剑光一般的银芒阻了一下,这才没有劈中他,紧接着天边一道虚影自一个小点开始渐渐变大,等他回神过来才发现不知何时,两人身边突然又多了两个人出来。
      其中一人戴着个罗刹面具,身段裴娜,明显是名女子;另一人则一袭宽大的灰袍,整张脸隐藏在罩帽之下,形貌难
      辨。 先前李逍遥听到的质问以及雷击却是来自那罗剎面具之后的女子,不过她尚未再次出手,就见那罩帽男子隐约护住了李逍遥,她这才上下打量了灰袍人一番,疑惑道:「是你? "

      李逍遥此刻心神恍惚不已,连连受到惊吓,先是那仙子御风而起,随手便唤出惊雷劈落,紧接着有人御剑而来,随后又诡异的出现眼下的对峙,他一时也有些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幺? 自己只不过是求仙问葯,怎幺好像漫天神佛都寻了上来一般?